肃琨Saikou

所有文章禁止转载,说了不删一律举报拉黑
本命星昴/封神/百四/瓶邪/盾冬/密林父子/米英
喜欢的cp一大堆 数不清
欢迎讨论

我爱你从A到Z(露普)

  @咖啡加糖A  非常感谢妹子的信任与支持!拖了这么久真是非常抱歉!

本文有露中出没、有同人人物出没、有私设出没,雷者注意避雷

=================================================== 

Always(永远)【国花】

深海的矢车菊与骄阳的向日葵开遍了整个加里宁格勒。

Boomerang(自食恶果)【喵塔】

普喵一直坚信着自己会被露喵压得死死的就是因为当年自己没把他咬死的缘故。

Changes(变迁)【国象】

直到堆完第十三个雪人,基尔伯特才恍惚间想起踏在自己身上的早已成了玄棋国。而那个傻乎乎的认为自己是敌人、却还是每天兴冲冲地拿着伏特加跑下城堡和他一起打雪仗的男人早已‘死’在了上一场的大战,却又‘活’成了另一个高高在上的国王。

奈何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他笑,天真岁月不忍欺。

Date rape(约/会/强/奸)【ABO】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先生在第一次约会后便推掉了婚介公司安排的所有日程。

请别以为他遇上了什么真命天子,他只是想当一个好妈妈爸爸而已。

Exchange student(交换学生)【学塔】

看着正在和远在德国的银发恋人煲电话粥的伊万同学,海德薇莉校长一脸欣慰的在《交换学生申请书》上飞速签了字。

别感谢我我姓雷。

Frequency(频率)【魔幻】

“基尔伯特先生呢?在下想找他换权杖。”本田菊转向正在煮罗宋汤的伊万,眼神有些疑惑。“他在房间里休息,”由于热气的缘故,伊万松了松领口,“你改天再来吧。”

“……几次?”脖子上的红点好明显。

伊万摆了摆手,没说话。

好吧。本田菊暧昧一笑。白跑一趟在下也值了。

Get merry(结婚)【子体】

“你盯着我也没用,”勃兰端起沾着番茄酱的碗盘,“我已经和吉尔伯特结婚了,你再怎么想上我也该……”

“你/他/妈/的是不是脑子有病。”伊万说,“我喜欢的是基尔,再在我厨房里晃悠信不信我弄死你。”

“……卧槽。”勃兰目瞪口呆。

Heart(心脏)【国设】

“斯捷潘的心脏是基尔的哟~”带着破毡帽的小小孩子牵起同样是小小的骑士的手,一脸真挚。

“……骗子。”

真的是骗子吗?

普/鲁/士抬起满是血污与冰碴的脸,望着正舔舐水管上鲜血走过来的苏/维/埃,嘴角画出一个诡异的弧度。

Ill-prepared(猝不及防的)【娘塔】

“安娅你看那个人的大鼻子好好笑keseseses唔……!”

“嗯,很好笑。”安娅放开那头毛茸茸的银发。

于是第二天会议室里的所有人都看见了俄/罗/斯脸上那鲜红的巴掌印。

Jewellery(珠宝)【扑克】

“大joker先生,请问这是什么情况?”梅花国国王一脸茫然地盯着手杖上的高级灵石。

“王耀说……”基尔伯特想起腓特烈欣慰的样子以及黑桃骑士奸商般的表情,不禁烦躁的挠了挠头发。

“这玩意儿他妈的叫嫁妆。”

Kiss(亲吻)【异色】

楚德湖上那饱含焦灼与心猿意马的初吻,以及那个幼小国/家眼中划过的一丝惊诧与羞愤,怕是会一直被烙印在诺夫哥罗德/彼得格勒/莫斯科的冰雪之中吧。

时过境迁,不论是斯捷潘还是伊利亚,抑或是从未见过尼古拉斯的维克多,都曾以双手捂住心口那般虔诚的姿态,齐声默念道。

Loveless(无爱的)【玄学家X科学家】

“有些事情是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的。”

“比如呢?”                

比如物理上说“力的作用是相互的”,而我爱你爱得那么用力,你却从来没有感动过。

伊万看着眼前的男人,笑着摇了摇头。

Meaning(意义)HETAONI

“伊万,”在走出地下室前,基尔伯特从背后叫住了他,“为什么我们还会站在这里?明明你的国已经解体,我的国已经被取消建制。”

紫罗兰般眼睛的男人转过身,“我们手上所沾染的血液已经太多,多到能铺满天界的路。这是耶和华的震怒,是他带给我们的责罚。”“然后,在下一次的终焉到来之前,我们要赎罪。我们要保护好我们的亲人、爱人与盟友。我们要挡在他们的面前,成为他们的枪、他们的矛、他们的盾。”

“约定好了?”“嗯。”

然后,在漫长的时间里,就这样做着彼此无聊的慰籍,一直走向末日的尽头吧。

Nonalignment(中立)【万圣】

吸血鬼与熊妖之间的战争被恶魔以七位数的账单所平息了。

Orange blossom(橙花)【乐队】

观众席上的众人惊讶地望着鼓手将一束白色小花塞给一脸[懵逼.jpg]的贝斯手的手中,随后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Purpose(目的)【恶魔天使】

我已经把王耀输给你了。基尔伯特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桌子上的转盘。你还想要什么?他还满足不了你吗?

当然不。他很迷人,也很美味。伊万撑起右边的脸颊。只是还不够。我还没有得到我想要的。再来一盘吧,天使长。紫瞳的恶魔再次发出邀请。再来一盘吧。这次的的(赌注)名单上,我只想看到你的名字。

Quid pro quo*(抵偿物)【团塔】

爱德华先生在玩俄罗斯方块时收到了总/统的回信,说暂时不买手机,先暂时送一只只能一人乐的团子做抵偿物。

结果隔天总/统/秘/书就听说爱德华先生的平板电脑也摔了。

一人乐和围巾干的。

Remember me(记住我)【人国】

“这块是托里斯的、这块是爱德华的、这块是拉脱的……这是姐姐的、这是娜塔莎的。”

“这最后一块砖,是我的。”

“呐,想起来了吗?我那被你杀死的亲人和友人,以及在你的狂妄自大下苟且偷生的我。”

最后一点砖块的褐红被灰色所掩埋。米白色头发的俄/国人的笑与银发德/国人的绝望形成鲜明的对比。

“绝对,没有忘了我吧?”

Stay(留下来)【四季】

东/柏/林的冰雕博物馆旁新建了一个热带植物园。

王耀微抿了一口茶,“想不到你那么喜欢冬天啊。”语气中带着莫名的调笑。

“去你丫的春天,”一个椰子砸了过来。王耀轻易的看到了树叶间基尔伯特通红的耳廓,“本大爷只是怕那个蠢熊晚上寂寞害怕叫妈妈而已,根本就讨厌死他了好吗?!”

……季节是没有妈妈的。王耀放下茶杯叹了口气。果然是傲娇了吧。

Toxic(有毒的)【露熊普兔】

伊凡一直认为基尔伯特应该是吃了什么有毒的食物。

否则在自己死开他的皮肉的那一刻,胸口怎会传出撕裂般的痛?

Uniform(制服)【师生】

对于学生们投来的疑惑的眼光,尼古拉斯非常淡然的抛起粉笔回了一句:“今天试试cosplay。”便扯了扯继承战争的军服高领,开始起了板书。

当然也只是看起来淡然。

因为坐在最后排的红瞳斯拉夫人对他无声地比了个口型。

——惩罚。

Volunteer(自愿的)【社子息】

德国跨国公司G`B与俄罗斯跨国公司I`B正式合并。

“本大爷觉得这家公司应该改名叫USB”吉尔伯特撕了一块肉干,忿忿不平道。

“可是露西亚觉得应该叫WSB,毕竟提案是你出的……嗷痛!”

“去你大爷的!看我不弄死你!”

“我大爷不就是你大爷吗……诶小加里宁手下留情啊QLQQQQQQ”

Wrong(错误)【人设】

“该死的俄/国/佬,红/色/主/义的恐/怖/分/子……”银发红瞳的男人猛地将酒杯砸向吧台,“本大爷迟早要带一大票人过来扫除恐/怖/分/子,然后净化人们的思想、洗涤人们的灵魂……嗝!”

“真是很伟大的理想呢,贝什米特先生~但请先醒醒酒。”银发紫眸的男人显然也有些醉了,从微红的双颊和被错认成醒酒汤的烈性伏特加可以看出。“只是还是等那堵墙*被拆了以后再说吧,my dear DDR citizen*”

“What the fucking sentence did you say? My dear USSR SUBJECT* ?”

“Nothing, and citizen, bitch.”

“What the!@#$%^&*_}<>”|?”

“……”

前台褐发褐瞳的威/尔/士小帅哥表示他们的英语发音真他/妈难听。

Xenophobia(恐外症)【异娘】

“初次见面,我是维克托莉亚。”黑长裙红花双排扣的女孩向她伸出手。

“你好……请叫我尤塔吧。”蜷缩在角落里的斗篷女孩颤巍巍地伸出手,被对面的人一把抓住。

被杀戮染上的苍穹,注定又是一场血雨腥风。

Yearm(同情)HP

霍格沃兹在上,愿主保佑那个可怜的年轻人。

在格兰芬多十年级级长基尔伯特收到第十一封催婚版吼叫信后,魔法学院的全体成员为名为伊万的寄信人默哀了三秒钟。

Zealous(狂热的)【哨向】

由于结合热所爆发出的信息素在“塔”的高层办公楼环绕了三天三夜。

==============================================

[注1]:此处为梵文(与米英版本合看食用风味更佳w)

[注2]:citizen和subject都有“公民、人民”的意思,只是后者是“帝/国或王/国的公民”。普爷是在暗讽苏/联的霸/权(其实这个梗本来是想用在米英身上的来着= =)

PS:普鲁士-勃兰登堡合并是在1618年,私自设定成了子体真是抱歉QAQ

评论 ( 12 )
热度 ( 23 )

© 肃琨Saikou | Powered by LOFTER